复照青苔上

For you.

我的心碎成了碎片
一叠一叠
我把它们捡起来,磨成粉,
混合着藤木新鲜的汁液和海水
一口气喝干

艳俗脂粉的女人和不识时务的鹦鹉
吵吵闹闹
还有引擎声和刹车的哀鸣
这城市毫无逻辑
比绝对理性的歌还甚

椰子的血液原本是甜的
(腹腔里面没有内脏,只有血液)
——或者也未有甜,只余涩
短发的老板娘擦着廉价指甲油
“爱买不买!”

我静默地看棕色的、不朽的壳腐烂
握紧了你的手

评论